1盒避孕套3年没用完:谁杀死了婚姻中的性生活

     

文/CN

  01  

无性婚姻引灭门惨案

2014年2月8日下午,湖南省的一个村子里到处还洋溢着春节的气息。

然而就在这喜庆背后,发生了一桩灭门惨案。

一户朱姓的村民家中,横躺着4具尸体,户主朱某夫妻和儿子、二女儿四人,双双被人杀害。

案情很快被侦破,凶手正是这家的二女婿钟某。

让人震惊的是,导致这起灭门惨案的源头竟是一段无性婚姻

据死者亲属阐述:钟某与被害者二女儿一直在闹离婚,原因是钟某有生理缺陷,没有性能力。

虽然绝大部分人不会像上述案件中这么极端,但是无性婚姻却一直是很多婚姻中的隐痛。

一项搜索统计显示:

平均每月有21000人在搜索无性婚姻;

“无性婚姻”关键词的搜索要比“不幸婚姻”高出3.5倍,比“无爱婚姻”高出8倍。

可见,人们对婚姻最大的抱怨可能不是经济拮据、家庭关系复杂,而是被我们不自觉秘密保守起来的:无性婚姻。

  02  中国三分之一的夫妻在过无性婚姻

什么是无性婚姻?

社会学家给出的答案是:在没有生理疾病和意外情况下,夫妻间长达1个月没有默契的性生活即是。

想起电影《完美陌生人》里,中年危机的卡洛塔在知道新婚朋友正在备孕时的一句玩笑话:“真好,至少说明我们这里还有人有性生活。”整桌人都露出了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。

曾经,婚姻是合法进入性生活的唯一入口,而现在对于很多人而言却成了紧闭的阀门。

初中同学至今还记得,她和前夫结婚的晚上,两个人在床上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结婚成了一个分水岭,在此之前他们一周3次,但在念出结婚誓言后,频率下降至一个月一次,而后越来越少。

前不久看到一份研究:

中国有三分之一的婚姻陷入无性;其中21%的女性在承受“被无性”。

也就是说5个成年女性里,至少有1个正在经受性饥渴、性压抑的折磨。

“无性婚姻”已成了一种婚后默认的常态,从当初刚结婚时的激情到渐渐地麻木,很多人都在经历这个过程,尤其是中年女人,现在基本已经过上了“清心寡欲”的生活。

  03  

无性婚姻的出路:忍、偷、离

恩格斯说:没有爱的婚姻是不道德的。

没有性的婚姻同样,它的背后可能拥有更多不道德的欲望与挣扎

网上一位楼主有个傻白甜闺蜜,孩子已经三岁了,但她生娃后只有过2次性生活。

“她告诉我一盒套就3个,他们三年还没用完。

她带孩子累,认为很合理,但我知道,她老公经常约炮。”

一位无性婚姻中的男士也在天涯上分享过自己关于无性生活的点滴:

他们是大学恋人,发展到结婚用了五年。

婚前,他对女友发乎情止乎礼,一直到蜜月期借着酒劲才有了两人的第一次;

现在的女儿也是那一次性爱的结果,此后再无任何性生活。

妻子生下女儿之后,他睡了三年多的客厅,期间面对生理欲望,他想过偷偷现约出轨,也下载了很多APP,聊过很多女孩,最后还是忍住了。

更令他郁闷的是三年多的压抑,让他对老婆产生了性障碍……看到她没有任何性兴奋。

直到去年十月份,妻子因为他在挤牙膏的时候,挤得多了掉在地上,他随口说了句射得还挺远,就说他是个恶心变态的人。

那一刻,他终于决定离婚。

如果夫妻生活和谐,那么性只占到你们生活的10%;

如果夫妻生活不和谐,那么性可能占据你们生活的60%;

极度缺乏之下,它会吞噬你的心智,放大你的焦虑,干扰你的生活。

理智的人选择离婚,冲动的人选择出轨,性生活不和谐的婚姻,最后只落得个伤人伤己。

  04  

所有的性问题,都不仅是性问题

而是心理问题

几乎90%的性冷淡,都与我们的心理问题有关,很多心理生活问题,都是通过性的问题来呈现的。

电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中,陈俊生和罗子君结婚十年,为了讨丈夫欢心,罗子君精心打扮,陈俊生只给了她一张臭脸。

表面上和罗子君已经没了性生活,但却出轨爱上了凌玲。

我一朋友在见证过妻子分娩后也失去了性冲动。

“她在我心里变成了一个强大的母亲、伟大的太太,却不是有性吸引力的女人了。”

孩子今年三岁了,但这三年里他们的性生活不超过十次,基本固定在纪念日和生日。

性爱由心理、生理冲动,变成了他们婚姻中交差式的仪式感。

还有很多人在结婚的时候总觉得自己遇到了对的人,只要达到了精神上的共鸣,无性婚姻也无妨。

但结婚后才发现自己不是神。爱,所欲也,性,亦所欲也。

1984年,蔡琴遇见杨德昌,两人一见倾心。

婚后杨德昌提出柏拉图式的爱情观:

“我们不该让这份感情掺入任何杂质,应该注重精神上的交流,而不是让它受到亵渎。”

因为深爱,蔡琴接受了这段无性婚姻,此后10年没有性生活。

她开心吗?

应该是不的。

期间她推出了两张专辑,一张是《此情可待》,一张是《痴痴地等》:

黑漆漆阴沉沉,你让我在这里痴痴地等,想的是你的爱,想的是你的吻……

然而蔡琴最后等来的只是杨德昌告诉她:

自已已外遇多年,爱上了小自己18岁的彭铠立,二人相好,交心也交身。

与蔡琴离婚后,杨德昌火速与彭铠立结婚并有了小孩,接受采访时他甚至冷淡地说:十年婚姻,一切空白。

蔡琴既又震惊又痛苦,她最恐惧的真相推到了自己面前——

他不是无性,也不是性无能,而是不爱她而已。

生活中,关于无性婚姻往往有很多原因,总体来说可以分为两种:

一种是“想却不行”,另一种则是“行却不想”。

前者是由于先天或后天的性功能障碍,后者则主要是出于心理原因。

有可能是性冷淡、有可能是彼此的厌倦、也有可能是婚姻所带来的角色转换(丈夫、妻子、母亲种种)。

于是有时候,性生活仿佛被这些角色稀释掉了一部分存在,使男女对彼此身体的钦慕,有了更多的褪色。

但理想的婚姻生活,都是基于性和爱之上的。

正所谓食色性也,这是人类的本能需求,也是爱情的保鲜良方,即便走进婚姻的坟墓,我们依然要通过它的生态化来维系彼此的关系。

性生活的和谐举手投足之间都能透露着亲密和恩爱,不和谐的夫妻总是一个微表情就能将心情降到冰点,毫无兴致可言。

这不仅是夫妻最好的沟通方式,也是一个幸福家庭最有力的证明。

一种关系好不好,性会告诉你。

一个人对你是何种情绪、感情、到底爱不爱你,他的身体也会告诉你。

  05  

是什么杀死了性生活

性欲“杀手”有很多,性学家Meston归结为:情绪、心理问题、过往情感创伤、压力、身材、愤怒、劳累、生子等等。

说到底,现在的人谁还不会沾上一两样呢?

几乎每一个“被无性婚姻”的男男女女都曾怀疑过:TA是不是身体有问题?是不是性冷淡?是不是出轨了?是不是同性恋?

但在一番找寻筛选后,最后高票胜出的答案往往令人挫败又无奈:他们就是不想,就是累。

《凤凰青年》采访过一名27岁的BAT运营青年,最忙的时候他每天工作16小时,一周只休一天,唯一的那天也几乎用来补觉。

没有性生活,他也苦恼,但工作和生活,他还是选择了工作。

“选生活?喝西北风去吧!”

穷、加班、焦虑,正在一步一步压垮年轻人的性生活。

日本在这一层面上,是我们最好的参照物,虽是AV大国,但在其经济发展最快的时期,就已经出现过大量的“无性夫妻”。

因常年加班和工作压力倍增,日本男人回到家后往往倒头就睡,根本无法顾及妻子的需求,发展到最后,无性妻子们甚至走上街头,抗议企业的非人化。

即使在当今的日本,也有许多夫妻觉得性生活远没有工作和养孩子重要,中国的情况也很类似。

有报道显示无性婚姻的比例,城市人群高于农村人群,大城市高于中小城市。

在北上广,可能有一半的婚姻中至少有一段时间无性。

这一段时间,少则两三年,多则七八年。

一方面,城市越大,能够吸引处在婚姻中的两人注意力的东西过多,已婚或同居的两者之间沟通反而会减少。

另一方面,大城市的生活节奏快,工作繁忙压力巨大,直接导致可投入性生活的兴趣、动力和精力都会在不知不觉中减少;

成年人的有趣和无趣,都是顺理成章的,而岁月只是鼓风机而已;

当你用尽全力,他也没有呼啦啦地回应,有时候并不是谁饥渴或是谁变了,而是有一方累了。

  06  

性生活,真的是婚姻的必需品吗?

一直觉得爱情是以绝对意义的虚拟形式存在的,说穿了只是一种虚无的感觉和力量。

而婚姻和性则在彼此选择伴侣的那一刻,就无意识的展露了对彼此的爱慕和向往,包括灵魂和肉体。

除去本能以外,性生活所带类的成就感、满足感、归属感,是没有任何一种事物可以替代的,哪怕是金钱和物质。

婚姻的存续是极其复杂因素的集合,孩子、财务依赖、共同的经历,这些因素都可以支持夫妻双方长期走下去。

每个人都应该仔细考量,做出最适合自己,和最想要做出的选择。

一生很短,可以去享受的时光更短。

如果你还在无性婚姻里苦苦挣扎,如果你觉得性对自己很重要,那么,希望你攒够勇气和资本,摆脱这一圈泥潭。

如果你觉得行生活无关紧要,你更在意婚姻生活中其他的一些东西,那你也是幸运的。

正如性学家Steinhart强调的,如果一对夫妻都觉得少性或无性婚姻可以接受,那这就不是问题。

重要的是夫妻双方要保持坦承的沟通交流,了解并尊重对方的真实想法。

毕竟,婚姻的杀手,从来不是降低的性生活频率,而是对生活不一致的期待。

最后还是希望每一个你,既有性,也有爱。

每日醒来,有一个幸福的家,有阳光,有拥抱,有热切的吻和身边人温暖的体温。